您当前的位置:每日IT网科技资讯正文

同程生活破产欠款只赔供应商60%员工称当日还在沟通发货

2021-07-10 16:37:08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同程生活破产欠款只赔供应商60%员工称当日还在沟通发货

  来源:时代周报

  原标题:社区团购独角兽破产:同程生活欠款只赔供应商60%,员工称当日还在沟通发货

  文/杨玲玲

  社区团购独角兽同程生活,没能撑过3年。

  “破产来得毫无征兆,很多采购的同事还在跟供应商沟通发货事宜。”7月8日下午,同程生活广州公司员工王优(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7月6日开始被通知在家办公,“当时开了一个电话会议,委婉地说公司要转型,暂时停工停产。”

  7月7日,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鲜橙科技”)发布公告,多方努力仍未摆脱经营不善的困境,决定申请破产。而前一日,该公司刚将旗下品牌“同程生活”更名为“蜜橙生活”。

  “非常意外。”7月8日,同程生活供应商李逸群(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也是供应商愤怒的一大原因,7月初还有供应商在给同程生活送货。

  随着风口远去,社区团购市场虚火渐熄,愈发激烈的竞争必将淘汰一部分玩家。从目前情况看,以同程生活为代表的创业型公司,虽较早入局,但与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等互联网巨头旗下平台相比,仍缺乏竞争力,被淘汰的几率更大。

  被指“恶意破产”

  “过去的三年里,我带着团队从0起步把公司做到了10亿美金;未来三年,有信心再把一个业务做到10亿美金。”同程生活创始人、董事长、CEO何鹏宇7月6日凌晨3点撰写的公开信显得壮志满怀。

  何鹏宇在信中还对同程生活作出战略调整,宣布启用新品牌名“蜜橙生活”,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

  令人意外的是,同程生活次日便宣告破产。据李逸群7月8日发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一段视频显示,在同程生活位于苏州的总部大厦,同程生活与供应商经过数日沟通,终于达成赔偿方案: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剩余40%供应商自动放弃。

  李逸群向同程生活供货的水果、蔬菜等生鲜品,大多来自当地农户。“接下来就看它的落实情况了。”李逸群松了一口气,又不敢完全放松。

  同日,1400公里外的同程生活广州办公地大门紧闭,陆续有供应商提着文件袋前来询问情况。

  “这边负责人在积极解决问题,没有现金就用冷藏车、叉车、货品、空调等物质抵账。”供应商吴岩(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同程生活广州这边负责人处理事情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同程生活广州办公点,时代周报记者摄

  根据李逸群的不完全统计,目前欠款的供应商有1000多家,总欠款数约为6亿-7亿元。

  “该公司在发布声明之前,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同时,仍在要求供应商进行供货,且之后不承认之前与供应商达成的债务清偿协议,由此判断,同程生活可能存在恶意破产的情形。”7月8日,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李旻认为,从法律层面看,虽然同程生活发布声明宣告破产,但同程生活的声明仅表明该公司拟提出破产申请,法院是否受理该公司破产还有待商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十二条,针对公司恶意负债,逃避债务的情况,破产申请不予受理。

  李旻进一步分析称,如果同程生活向法院申请破产并得到受理,在破产和解和重整程序无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公司进入破产清算,各个供应商所获债权清偿比例并不乐观,该分配前提是,同程生活在支付员工工资、水电、税费、破产费用后仍有剩余资产。

  盲目扩张与内斗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社区团购玩家,同程生活在短短几年快速崛起、到多轮融资再到走向衰落,可以说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7月8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曹磊介绍,目前国内的社区团购玩家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独立创业型,从零到一成为独角兽;另一类是作为公司一项战略级项目,通过美团、滴滴拼多多这样的综合性电商平台内部孵化出来。

  “巨头进场之前,同程生活在整个社区团购里排名第二。”李逸群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那时各家拼的是运营,供应商也有利可图。

  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8年8月的同程生活,目前共获得8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投资、同程资本、欢聚时代、百果园等,金额累计超3亿美元。

  同程生活的最近一次融资要追溯到2020年7月,彼时公司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同程生活与兴盛优选、十荟团一起,被业内人士并称为“老三团”。

  获得充足资金后,同程生活也加快了版图扩张。2018年12月,同程生活并购广州千鲜汇;2019年8月,考拉精选并入同程生活;2020年7月,同程生活与邻邻壹完成合并。通过数次并购,同程生活在华东、华南、西南等地站稳脚跟。

  在吴岩看来,同程生活走到破产这步,与扩张步伐太快,以及管理层之间的内斗脱不了关系。

  “广州这边原来的管理团队很有能力,在业内信誉度也高,后来总部派下管理人员逐渐架空了分公司的权力,采购审核都需要总部签字确认。”吴岩说道。

  巨头烧钱抢市场

  何鹏宇对于破产却有另一番说法。

  “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从‘拼创新’‘拼执行’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和橙心优选的涌入,打乱了创业公司的步伐,依靠巨额补贴,巨头们抢走了大部分用户和订单量。”何鹏宇在公开信中写道。

  互联网公司加入战局后,行业进入了“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社区团购赛道已经是‘天价烧钱’的资本游戏,不是十几亿、几十亿,而是几百亿元的级别,正因为烧钱补贴太厉害,平台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造成资金链断裂,加之国家出手‘严监管’。”曹磊称。

  今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等四家社区团购企业分别处以1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对食享会处以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5月,市场监管总局再次对十荟团处以150万元顶格罚款,并责令十荟团平台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同程生活破产后,国内社区团购这一曾经风口上的赛道,仅剩五位大玩家,即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兴盛优选,以及阿里系平台(MMC、十荟团、盒马邻里等叠加的“大杂烩”)。

  曹磊预测,电商巨头在用户量、供应链、地推团队、仓储物流、资本投入等各种资源方面都具有强大的后发优势,未来市场必将被美团、拼多多、滴滴等巨头所瓜分,留下创业公司“一地鸡毛”。

原标题:同程生活破产欠款只赔供应商60%员工称当日还在沟通发货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